主页 > 视频会议方案 > 文章列表

千年罗讷河谷的瑰宝古罗马、教皇、商路和一个产区的兴起

发布日期:2021-12-08 10:42   来源:未知   阅读:

  他所到之处,是一座离教皇之城阿维尼翁(Avignon)很近的小城,著名的罗讷河从城中穿梭而过。来源于阿尔卑斯山融化的雪水汇入罗讷河后,从这一地区的三角洲进入广袤的地中海。千万年间罗讷河安静地流过这片土地,造就了两岸肥沃的农田和葡萄园。

  在这里,这位名为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旅人画下了多幅以“星空”为题材的作品。这些画作色调阴郁,但却透露出一股澎湃的热情。恰反映了贯穿画家一生的穷困潦倒和自我斗争。但阴郁的梵高内心是火热的,罗讷河谷(Côtes du Rhône)更是赋予了他表现内心激情的机会。

  1888年的葡萄采收季,他路过某片葡萄园,被那忙碌的景象所吸引。他在给弟弟的信中提到:“星期天,我看到了一片深得像红酒的葡萄田,落日的余晖将雨后的田野洒上了黄金和深红及暗紫色。”著名的《红色葡萄园》应运而生。

  这是梵高在世时唯一卖出的画作,而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便与这片红色的葡萄园有关。

  早在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人在罗讷河出海口附近建立了重要的港口城市阿维尼翁,并将第一株葡萄藤带到了龙姆丘(Costière de Nîmes)附近栽下。到了公元前120年,罗马人入侵并占领了罗讷河区域,并沿着河流建立起了奥朗日(Orange)、蒙特利马(Montélimar)等重要城市。

  古罗马人发达的经济贸易和对葡萄酒的热爱大大地推动了罗讷河谷的葡萄酒产业发展。古罗马人完善了个人土地私有权制度,并创造了系统的农业耕作模式,这些都被古代的农学家记载在他们的著作中。那时候的葡萄种植模式已经十分发达,葡萄园也并不仅仅开垦在平原上,从里昂(Lyon)南部的丘陵到埃米塔日(Hermitage)的山坡,都留下了罗马人开辟葡萄园的痕迹。

  然而罗马人在历史长河中覆灭,罗讷河谷的葡萄酒产业并没有随之消亡,而是在中世纪的历代教皇推动下,迎来了新的变革和发展。位于罗讷河谷南部的阿维尼翁是历史上“教皇之城”。1305年,教宗克莱孟五世由梵蒂冈迁至阿维尼翁境内,成为阿维尼翁教廷,此后共有七任教宗在阿维尼翁就位。其中教皇若望二十二世时期,教廷使用的葡萄酒由整个罗讷河谷提供,大大推动了罗讷河谷地区的葡萄酒发展。本笃十二世时期,他在阿维尼翁修建了第一座宫殿和避暑行宫。

  到了教皇意诺增爵六世时期,教皇的餐桌上已经很难看到其他产区的葡萄酒,这意味着罗讷河谷葡萄酒的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大大的提高。阿维尼翁的历代教皇对罗讷河谷葡萄酒发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教皇们所拥有的葡萄园成为了所有葡萄园的典范,历代教皇积极引入各种新的葡萄品种,开发新的土地。而教皇阶级所代表的上流社会,也推动了罗讷河谷葡萄酒在欧洲乃至全球的声望。

  直到教皇额我略十一世从阿维尼翁迁都罗马,罗讷河谷的葡萄酒产业已经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更为前瞻性的理念也在这一产区萌发,而属于罗讷河谷特色的酿造风格也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沉淀下来香港最快现场开奖直播

  历代教皇为这片产区引入了新的葡萄品种,并逐步筛选出属于具有罗讷河谷风格的特色品种。以往罗讷河谷绝大部分的产量都为红葡萄酒,直至今天,红葡萄酒产量依然占了87%左右。其中最为世人所关注和称赞的,莫过于3个罗讷河谷的特色品种混酿:歌海娜(Grenache)、西拉(Syrah)还有慕合怀特(Mourvèdre)。

  西拉(Syrah)这一品种原产于罗讷河谷北部,目前也是主导北罗讷河谷的红葡萄酒品种。罗讷河谷历史上对西拉这一品种的重视,让该品种诞生出众多伟大的葡萄酒。而当人们从罗讷河谷看到了西拉这一品种的潜力后,许多产酒国都开始引入西拉作为酿酒葡萄。也使得这一品种成为了世界上最被广泛种植的6种葡萄品种之一。

  另外两种葡萄,歌海娜和慕合怀特都来源于西班牙,大约于中世纪引入到罗讷河谷种植。其中歌海娜酒体偏轻盈,以其酿制的葡萄酒大多颜色较浅,带有柔和的莓果和香料气息。歌海娜在大多数GSM混酿中占据主导地位,赋予葡萄酒更高的酒精度和红果香气。

  而高单宁的西拉,则充当“骨架”的角色,并带来肉香,黑色水果和香料的风味。三者中最为奔放的是慕合怀特,虽然GSM混酿中它占的比例最小,但它能够给葡萄酒带来更多的结构感和酸度。三者的混酿造就了罗讷河谷葡萄酒独特奔放而又优雅的气质。

  时至今日,罗讷河谷的GSM混酿已经成为全球很多产区所效仿的酿造方式。在澳大利亚、美国等新兴葡萄酒产国,尽管比例不一定相同,但同样的混酿方式已然在各个产区造就了无数伟大的酒款。而罗讷河谷千年来所遗留下来的瑰宝,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探索。